Mr.Lawrence

*长久吃麦相星蚁。*
欧美国产两脚踩。
业余画手剪刀手。
期待收到「你的文章给人真实的感觉」之类的评价。

[煞飞]After The War.(短篇一发完)

cp向:煞飞
*名字先后有意义
军事AU,无关历史,拟人注意,OOC注意。

硝烟味儿还没褪个干净,敌方的炮火已经失去了嘶吼的能力。白纸黑字的投降书宣告着雷霆这一师所属国的胜利。

电报员戴着耳机,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着胜利的消息,军队开始收兵,整合物资。

这段历史将由虎煞天执笔书写。

这段历史的客观与否我们无从得知。

雷霆并未损耗太多,赢得不算艰难,双方实力还是差距较大,领土北方仍然有战事,但同样不棘手——这让虎煞天亲自带领的这支部队有了休息的机会。

那样的年代庆功还是以大型晚宴为主,虎煞天放手让下属们安排,看那几个毛头小子高兴的样子自己倒也得乐。

这帮当兵的愣头青,弄了点小酒搞起了舞会,这倒是出乎虎煞天的意料的。

“上将!跳一个呗!”

不知道是谁的头,一群人竟也都跟着起哄,甚至有人推出个男兵女兵的,说是做舞伴。

虎煞天笑了,低了低头又抬起脸来,这个举动里有无奈,也有对这支部队的宠溺。

他没有说话,只是默许——

他将手里还有些酒液的高脚杯放在侍女的杯盘上,再走向舞池,略过那三两个被推出来正傻着的“舞伴”,忽视了起哄一般,在众目之下径直穿过舞池到了另一边。

这也带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虎煞天注意到飞天虎在这里坐着看戏已经很久了。

虎煞天向飞天虎伸出手,以一个十分绅士的邀请姿势——

“飞天虎少将,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此刻飞天虎手上有一杯酒,他看着自家上将一路穿过舞池走到自己面前,然后就是一串单词直直撞进耳朵,他有些发懵,甚至呛到了。

这引得周围一圈有起哄也有笑。

不知是酒精作用还是尴尬,或许还有害羞,飞天虎的耳朵充血,从耳尖红到耳根,他正侧着头咳嗽,虎煞天耐心地等到他恢复,对视,才再次开口。

“飞天虎少将?”

“当,当然可以,虎煞天元帅。”

飞天虎将高脚杯放到一旁,伸手搭在虎煞天的手上,对方将他拉了起来,缓步带入舞池之中。

上将邀请少将跳舞,这让这群当兵的觉得新奇,一大群人围成一圈儿,原本有些闹哄的场所突然地安静了下来,空气里只剩下舞曲在不紧不慢地播放着。

那个年代的音乐也有一种别样的味道,是舒缓的,慢摇的。

虎煞天的正装一丝不苟,姿势也同样,他的手环着飞天虎的腰侧,步履随意放松但踩位合适得体。

他们俩不是没有跳过舞,战争的压力之下总需要什么舒缓一下情绪。

那是一个冬日,有些细碎的飘雪,但月光却还是很明亮。

夜有些沉,虎煞天站在军营外一处无人的空地思考着什么,飞天虎不便打扰,但天气转凉了,上将在战争的紧要关头可不能病了。

飞天虎的拇指不停地蹭着食指的侧面,他踌躇了一阵,正要开口,虎煞天却先了他一步。

“飞天虎少将,来跳支舞吗?”

飞天虎的词硬生生憋了回去,他顿了一秒。

“当然可以,元帅。”

而事实上飞天虎对跳舞这样的事情接触不多,他的步履有些笨拙紊乱,手也不知该放在哪里,只是僵硬地搭在虎煞天的肩膀上。

虎煞天倒也不恼,耐心地带着飞天虎的步子,但对方在这方面的经验实在少了一些,险些被踩到鞋尖。

这让虎煞天的步伐也乱了两步,飞天虎有些不知所措,他抬起头却正对上虎煞天的目光,虎煞天突然笑了出来,眼里是难得的满满的愉快——这位上将总是一副沉稳的神色,近日战事有些压力,更难看到他放松的样子了。

这样的笑声在战争下的安静的小雪夜里听起来倒有股别样的味道了。

那个夜晚他们跳了不久,穿着厚重的冬衣,但跳的很舒服。

不同的是,如今是在一个光亮的环境里,周围围了一圈儿看热闹的臭小子,而舞曲正放着。

飞天虎有些慌张——他有些记不起来那晚学到的东西了,但不能让元帅在这群臭小子面前丢了颜面,也只能硬着头皮去跟上虎煞天的步伐。

“放松一点。”

虎煞天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声音不大不小,或许只有他们能听见,飞天虎抬起脸对上他的目光,这才注意到两人的距离有多近。

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左脚常步。”

虎煞天提醒他,声线是平稳的,飞天虎将微妙的感觉甩向一边,注意力转向步履。

一首舞曲下来,感觉竟然也找了回来,一瞬间有一种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错觉。

见人放松了下来,虎煞天突然忍不住想开他的玩笑。

“飞天虎少将,你的女步跳的很好嘛。”

飞天虎不知回什么好,突然的玩笑让他跟不上节奏,茫然间脚下也没注意,险些踩到虎煞天的鞋尖。

不同的是,虎煞天这次往后一退,但手仍然揽在飞天虎的腰侧,飞天虎的手也同样还搭在虎煞天的肩上。

这样的一步距离反倒让飞天虎趔趄了一下,重心没有稳住往面前一栽。

“我接住了。”

虎煞天说。

“元帅……抱歉!”

“不必,你跳得很好。”

接着没过这声线的,是那群愣头青的起哄声。

FIN.

感谢阅读。

评论(1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