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awrence

*长久吃麦相星蚁。*
欧美国产两脚踩。
业余画手剪刀手。
期待收到「你的文章给人真实的感觉」之类的评价。

[Peter/Scott][星蚁]Sugar to me. [2]

Chapter.2


“喔,嘿,伙计,我是说,腰带不错?”


“是的,可不是么,我的腰带棒极了。”


哈?对于身上的家伙突然歪起一边嘴角甚至有些沾沾自喜地笑起来,让Scott非常地出乎意料。但也趁这个机会重新开始恢复大脑的运转,他拉扯出一个笑容。


“是的,非常棒,我是Scott Lang,你好。”


“Peter Quill,或者Star-Lord,随你喜欢。”似乎笑容更加沾沾自喜了。


“不过,伙计——Peter…我本希望我们可以以一个「平等」的方式交换姓名的。”


Scott保持着他自以为完美的笑容,有些尴尬地挣扎要起身。Peter随着他的动作稍微抬起上半身,以防两人撞在一起——毕竟身下的不是个雌性。


“Wait,wait,wait——Scott?只要你说明你来到这里解我腰带的意图,我保证我会很乐意以一种「平等的方式」和你重新认识一次。”


Peter冲着他会意地挑了挑眉,Scott顺着Peter腰际摸向枪的手停止了移动。刚从睡梦中醒来的Peter双眼已经适应了黑暗,他清楚地看见Scott脸上的笑容顿了顿。


处境有些尴尬。


“呃,Peter……抱歉!”随着最后一个单词音节落地,Scott猛地抬起了膝盖顶到Peter的,咳,是的,裆部。


Peter显然没有料到这突然的袭击,他没有任何防备地嗷叫一声,本能地捂着胯部滚到一边,眉毛皱在一起脸上的表情非常痛苦。


Scott从不做抢劫敲诈或者勒索的打算,于是他将卫衣的帽子一戴,把掉落到地上的背包往肩膀上一挎,准备离开这个房间。


这时旁边的门打开了,一只似乎是浣熊的动物正揉着眼睛。


“啊,Quill,大半夜的你还在「对月当歌」……!?”


它迅速地捕捉到Scott的身影,打起精神追了过去。Scott警觉,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会说话的浣熊吓了一跳,但还是冷静下来,从六楼转角的窗户跳了出去。顺着空调的排气箱跃下,几步跑到围墙边并且翻了出去。


浣熊没追上,在窗台上站着怒捶了一下玻璃,接着折回Peter的房间看他的情况。


"Damn!"


两边的两人几乎是同时吐出这个单词。Scott跳上车,Dave拧了把钥匙发动有些笨重的车然后转动方向盘。


“老大,你失手了吗!?”Louis似乎非常吃惊地询问。


Scott心说还好没有告诉Hope自己的这一计划,然后冲着Louis摆出一个不太愉快的表情。


“外星小子的力气和体重还真不赖,”Scott有些抱怨地说,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磁带盒和一副耳机,扬了扬眉毛,“不过,也不算空手而归——这应该是八十年代最流行的那一款,我记得我父亲怎么都不肯给我买。”


Scott注意到磁带盒的背面贴着一张写着歪歪扭扭的Peter Quill的小纸条,有些莫名地想笑——这个外星小子,还挺可爱的嘛。


但Peter这边,情况没那么安逸,甚至可以说是糟透了。


他觉得地球真是太不友好了,幼时的伤心事暂且不提,刚回来的第一天晚上就被入室行窃,对方行窃未遂还给自己来了几乎断子绝孙的一膝盖。


不过未遂也就算了——Peter对自己的性功能还是充满自信的——自己最为珍视的磁带盒居然被那个家伙掳走了!要不是因为这个,Peter巴不得现在就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星爵大人放弃了旅馆里难得舒服的床单和被子,坐在桌边冲了杯旅馆里劣质的速溶咖啡,然后开始策划将东西偷回来——尽管他甚至都不知道Scott是不是一个假名。


他想好了知道Scott的住址之后的全部计划,然后在准备面对天亮时打起了鼾。咖啡的效果并不明显,Peter趴在桌子上睡到了九点,而他忠诚的队友们都非常默契地离开了旅馆。


准确的说他们是来这儿度假的,毕竟勇度那儿又有些麻烦找上门来——不过比起面对这些,Peter更愿意面对勇度。


冲了个澡精神多了,Peter哈欠着从旅馆大门出去,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穿行游荡,并且一次又一次地关注通讯设备以防错过忠诚热切的队友们根本不会回应的消息。


Peter哼着不太成调的八十年代劲爆金曲,抬眼就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家伙。


按理来说在地球上不该有眼熟的人,幼时见过的面孔都太模糊,周围路过的人除了几个姑娘外Peter都没看过一眼。


所以星爵大人用了几秒钟时间快速地反应过来那是Scott,然后开始盘算计划的第一步——跟踪他,并找到他的住址。


———TBC———



节奏感觉不太对,困困地赶出来了质量可能不高,凑合看吧!已经想好后面的情节有点小兴奋。


仍然想说一句地址暴露,喔,到时候该怎么写肉啊……会不会被查水表。


评论(1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