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Lawrence

*长久吃麦相星蚁。*
欧美国产两脚踩。
业余画手剪刀手。
期待收到「你的文章给人真实的感觉」之类的评价。

我就想占个tag,我还没更3+1,我拖延,高考完再结,到时候再补个番外给您们赔罪。
同框啊!!!!!同框!!!!!

于是,今天的高考倒计时。

[Peter/Scott][星蚁]3+1(斜线有意义 ooc注意)

剧情拖沓。

【*本章有年龄限制,等级R18注意】

星爵的场合One

星爵的场合Two

三次Quill亲吻Scott,一次相反

[一]星爵的场合 Three

因为是车所以放微博链接

———TBC———

明天完结。

另,微博一般不怎么看,评论点赞请在LOFTER,么么哒。

[Peter/Scott][星蚁]3+1(斜线有意义 ooc注意)

再次强调,剧情拖沓,这章特别拖沓,没有足够的时间不建议阅读x。

不过,你要知道,两个之前完全不认识的人要喜欢上彼此,是非常需要时间的一件事。

三次Quill亲吻Scott,一次相反。

星爵的场合One

[一]星爵的场合 Two

“喔,尝尝这个!”

Peter已经戴上了面具并且启动了背包,飞到高处对着Mucus来了一枪。

而事实上星爵大人的内心正为害怕Mucus受伤而心痛不已——这关系到钱啊!

不过枪击对于发狂的Mucus来说似乎并不是什么具有威慑力的东西,Peter松了口气,却也开始担忧怎么收服这个大公子——Rocket来得很是时候。

飞船平稳迅速地停放好,Drax和Rocket从舱门冲出来。

“小心点儿伙计们,伤到这家伙咱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Rocket飞向空中对着Mucus来了两枪,不过Mucus没有躲避的意思。

“他看不到吗?”

“嗯哼,地球小卫士给他的眼睛来了一枪——你知道,这也许也是他发狂的原因。”

“……[粗口打码],我们还能交差吗?”

“比起这个,先收了他吧。”

Groot从飞船下来蹲在飞船旁边,地面上突兀地出现了一大群蚂蚁,Groot好奇地伸长枝桠戳戳蚂蚁脑袋,不过蚂蚁们并不打算搭理他,径直涌向Mucus。

Drax开始用匕首戳Mucus的屁股,不过看起来Mucus先生没有什么感觉,可是Drax哪会轻易放弃,他也没有停下。

Rocket注意到了Drax的进攻,看起来没什么效果的原因是Mucus的膨胀,他绕到一边,开始低头捣鼓什么。

Mucus先生被身上的叮咬感惹得更不舒服了,他比先前还要膨胀一些,他怒吼着卷起一块被撞得坍塌的墙体,向专注的Rocket投去。

“Watch out!Rocket!”

Quill的声音让Rocket注意到飞过来的玩意,他迅速闪避,可是石块却突然炸开,碎石迅速地向四周飞去,击中了Rocket的右臂和背包。

“他扔东西怎么还带爆炸的!?”

“我不知道——但这可能就是他爸当上大佬的原因?”

Rocket不太爽地咂咂嘴——他迫降了。Mucus则一个转身立刻开始向星爵进攻。

Peter一个快退躲开一串粘液,蚂蚁们一拥而上,限制住Mucus的行动,而与此同时Rocket在Mucus身后给他来了一枪。

那是一个像针筒形状的东西,固定在Mucus身上,然后自行挤光了液体。

Mucus再次倒在地球的陆地上。

“Wow?”Peter降落在Rocket身前。

“类似镇定剂的东西,放心,一小时后他就能醒,这也没有构成受伤的可能,就是有点儿疼,希望这小子不那么记仇。”

“Cool——不过看起来你也为此付出了代价?”星爵将面具卸下,帮Rocket检查伤势。

看起来是骨折了,至少Rocket没法开飞船。

Drax将缩回正常体型的Mucus塞进飞船,Peter走进实验室里,看着靠在墙边坐着的Scott,Scott正在将蚂蚁耳机收起来。

“嗨——不愧是蚁人,刚才的助攻非常漂亮?那个耳机对吧,酷极了!并且——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谢谢——建议听起来不错,不过我可能有点儿站不起来——可能是骨折了。”

“……嘿,你知道吗,巧合的是,我的兄弟也骨折了。”

“Wow……我很抱歉?”

“别这么深沉,蚂蚁头子。”Peter边说边蹲下身子,Scott的姿势正好让他可以捞住他的膝弯和腰背。

“!?”

作为一个男人被这样抱起来实在让Scott觉得有些难为情,他挣扎了一下却牵到了肩脊,吃痛地叫了一声后只能乖乖被抱着,然后坐着飞船回家。

“不得不说,Peter,你的飞船很酷。”

“其实我比我的飞船要酷。”

………………

Peter将飞船停到扎营的位置后伸了个懒腰,任务总算完成,他想好好睡上一觉——疲劳驾驶可不是什么好事,于是他回到卧室。

而Mucus已经醒了,正在他的卧室里,准确来说是在他的大床上。Mucus的视力已经恢复了,他看起来还算愉悦,星爵大人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十分不满:“这是我的床!”

“Ruaruarua!Ruaru!”

“哈?”

“他说他就要睡这儿,让你滚出去。”Rocket抱着包扎好的手臂靠在门边。

“凭什么,这是我的床,我可不想让一个这样的家伙睡我的床!”

“Ruaruaruauaruaru。”

“他说你要不让他睡他就告诉他爹。”

“……。”

“Quill,相信你也很清楚,我们可不为行善积德,我们就为了他爹的钱,所以满足他一下吧?”Rocket掩盖着大笑的欲望,他的声线有些抖。

“那我去睡Gamora的床。”

“她会杀了你的,毕竟她也不想让一个「这样的家伙」睡她的床——还有,我很累,是个病号,所以现在,要么你开飞船咱们走,要么只能让Groot或者Drax驾驶。”

“可是他们俩不管是谁驾驶都会出人命的吧!?”

“所以Quill,咱们可以在地球休息一晚,huh?不过可惜,没有你的床位——你可以试试找你的蚂蚁朋友求助?Humm……晚安Mucus先生。”Rocket说完便关上了灯回房间了。

Peter非常不满,他走回驾驶舱,在心里骂骂咧咧地批评了一顿Mucus,还有Rocket恶劣的性格。困意猛地席卷上来,星爵先生收回了要发动飞船的手,他考虑了半秒,掉头出舱。

送Scott回家是一个不错的契机,这让Peter记住了地址,他敲响那扇门。

“Oh,Peter?”

等了一会儿门才开,Scott刚给自己上完绷带,疼痛感被止疼片压了下去,并且看起来他可以缓慢行动了。

“抱歉,Scotty,你还记得你欠我个人情吗,我想借住一晚,如果能洗个澡就更棒了。该死的外星大公子占了我的宝贝大床,我困极了,没办法驾驶飞船,Rocket他受伤了,你知道,其实还有一个床位但是那是Gam……”

“Well……进来吧。”Scott打断他,然后回到沙发上,随意地切换着电视频道。

Quill找到Scott的浴室,然后进去洗澡。

“Wow地球的洗澡技术进步了不少嘛,Humm……”

似乎是研究了一阵才有水声传来,这让Scott哭笑不得。电视节目在这样的深夜里尽是些无聊的东西,Scott又将电视关了。

“呃,这条白色的浴巾可以用吗?”浴室里的声音。

“可以。”Scott抬高音量。

然后星爵先生就这么圈着条浴巾在胯上出来了。

“……那个,呃,Scotty,我没有带睡衣,事实上我只是需要一条睡裤,Eww……”

那样讨好的笑容实在让Scott不忍回嘴,克制了一下往那圈布料下瞧的意愿,Scott才开口。

“好吧,就算我还个大人情了——我的房间——左手边的那个房间,有个衣柜,中间那层放着我的睡裤,你可以随便拿一条。”

星爵先生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很随意地进了Scott的房间,翻出一条比较大的睡裤套在身上。

“非常感谢,Scotty。不过看起来这条裤子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喔,你不休息吗?”

Scott看到Peter穿着自己的睡裤出来时,根本忍不住笑——It's wired!

“哈哈哈喔抱歉,呃啊,”看起来是扯到了伤处,他赶紧收住了笑,“我就睡沙发,你去睡我的床吧,毕竟你不会喜欢我女儿的床的,huh?况且你这么久没回地球,应该要留个好印象,我的床很好睡,真的。”

“等等,你有女儿了!?”星爵大人自以为抓住了重点,然后反应过来不是,“呃,抱歉,我是说,你结婚了吗?啊不,应该是你不睡床吗?怎么能让伤员睡沙发。”

“是的,Cassie,她很可爱——不过,我离婚了,事实上。”Scott接过话来,然后在内心稍微质疑了一下Peter问这个干什么,“我不方便行动,你睡床吧——我很喜欢看着电视睡觉。”

Peter内心有些兴奋,但他还是装模作样地来了一句「Sorry」,至于睡觉,真要说的话,Peter的确不想睡沙发,睡沙发还不如回到飞船上睡椅子,可他也不想让Scott睡沙发。

“很抱歉,Scotty,我想你觉得电视很无聊。”

于是,再一次,星星大帝将蚂蚁头子拦腰抱起,不给他辩驳或是挣扎的机会,关了客厅灯径直走向房间,Scott被放在柔软的床垫上,而这样的舒适也让他迅速妥协,Scott舒服地哼出一声鼻音,然后Peter从另一侧上了床。

“相信你不介意两个男人一起睡觉。”

“如果你不介意我还没有洗澡?”

“当然不,Scotty。”

“Alright..。”

他们之间沉默了一会儿,星爵先生就迷迷糊糊地沉进了睡眠里,每一次呼吸都是Scott身上非常让人舒服的味道,他几乎被Scott包围了,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睡得最安心最舒服的一次。

夜晚相安无事,而先醒来的是Scott,毕竟Peter的生物钟早已被他自己糟蹋得不成样子。

不过现在看来,更不成样子的是Scott。

或许是床真的太舒服了,Peter的睡相也放纵起来(然而事实是星爵大人的睡相一直不算很好),Peter的一条手臂正架在Scott的胸口上,压得他伤口有些疼——止痛片的药效并不很长。

Scott轻轻挪动身子,既不想吵醒Peter,也不想继续不舒服下去。

不过显然我们的星爵大人是个沉迷睡觉无法自拔的家伙,他抬起一条腿就往蚂蚁先生的腿间蹭进去。

“Ew……”

Scott开始犹豫要不要叫醒Peter,此刻男人平稳的呼吸就打在自己的侧颈,一下一下的,气息扫过敏感的皮肤——这痒极了,肩脊处的疼痛也在一下一下地碾压Scott的神经系统,而更要命的是,腿根之间对方的膝弯蹭到了一个不对的位置,就抵在那里。

虽然这很失礼——毕竟他们还没有那么熟悉,但这样的情况下再不做声,可真会发生些更不好的事了。

“Peter?”

Scott嗫嚅了一阵才出声,不过对方看起来不是个容易叫醒的人。

Scott索性借着姿势用手肘捅了捅男人的胸口。

“Oh god!Rocket你又自主性开始宇宙空间跳跃了吗!?”

Peter脱口而出,然后迅速坐了起来,接着才感觉到不对劲。

Scott正躺在他身边,不知道为什么从脸开始到耳根全红了,看起来还有些局促。

“Scotty?”

“It's OK dude,我不想这么早叫醒你,很抱歉,不过你压到我的伤处了……”

“喔嘿!你没事吧?抱歉抱歉,昨晚睡得很舒服,所以我可能没有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人,我很抱歉,你还好吗?”

“没什么,现在舒服多了,你可以再休息一会儿。”

“喔老天,但愿我没有压疼你。”

“外星生命也说老天吗?哈哈哈,抱歉,我的意思是,你在太空生活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有这样的口头禅。”

“他们喜欢,事实上他们的语言和地球都挺通的。否则咱们俩从一开始就无法交流。”

“好像有点道理。”

………………

Scott烤了几块面包,拿出一罐黄油让星爵先生自己抹,然后又缓慢地热了两大杯牛奶。

星星大帝看着黄油和面包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

“I love this!”

不过对讲机不合时宜地响起来了。

“Quill?这个点人类不多,再过一会儿可就不一定了,二十秒后在Lang的门口等你,最好给我快点儿。”

“喔,好吧Rocket。”

星爵嚼着面包含糊地应着,然后他开始迅速地,填鸭式地往肚子里塞食物。

二十秒很快。

飞船的声音已经传来了。

“Scotty,我得走了。”星爵将牛奶全部灌下,“这是我们吃过最棒的一顿早饭,外星食物都是些难吃的玩意。”

“一路顺风Peter——或许你们不需要风?Huh……只是烤……”

星爵先生已经绕过了桌子,单手覆盖上Scott的脸,亲吻也落在Scott的嘴角上,然后向中间靠近,一下一下的。

Scott微微一怔,同样的微妙感从他心里涌动到身体的每一处,他似乎有些享受,甚至回吻了一下这个睡相极差的家伙。

他们接吻了五秒不到,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Scotty,我把我作为地球人的初吻和二吻都贡献给你了,你要对我负责——我会回来找你负责的。”

在Scott脸上的手动了动,Peter用大拇指的指腹压在Scott的下唇上,按压着蹭了一下才收回。

而不是浣熊的浣熊先生已经开始骂骂咧咧了,星爵大人只好用对讲机骂回去,然后迅速地上了飞船。

「我刚才干了什么,被一个外太空男人吻了,然后还进行了回吻!?」

Scott脑子有点乱,他后知后觉地面红耳赤起来,即使一个人在家里坐着也让他有些莫名地尴尬。

“Humm……I love bread and butter.”

他对自己说。

——TBC——

啊,有条主线就是会显得拖沓。

如果有病句或者手癌还请大家原谅。

ooc致歉。

看的愉快♪

Cassie的上学日常。

“Cassie,请向同学们介绍一下你的家庭。”

Cassie看了一眼一旁的mummy,mummy对着她笑着点点头,然后小花生站起来,笑得很可爱。

“我是Cassie,那边的是 my mummy。”

Maggie对着大家挥了挥手。

“站在mummy身边的是Paxton,my daddy——Humm…我还有两个daddy没有来。”

老师:“?????”

“一个是Scott daddy,还有Quill daddy,Quill daddy是Scott daddy的boy friend。”

Maggie:“?????”

Paxton:“?????”

“我家里还有一只大狗狗,是只超酷的蚂蚁!”Cassie说到这里突然注意到一旁的Maggie,小家伙赶紧捂住嘴假装什么都没有说。

其他小朋友:“?????”

——————

后记。

Paxton:“真搞不懂Scott这个家伙,怎么一天到晚给我们家小姑娘灌输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你到底怎么看上的他?”

Maggie:“……Good question.”

Scott:“阿嚏!”

Peter:“感冒了吗Babe?”

[Peter/Scott][星蚁]3+1(斜线有意义 ooc慎)

甜,剧情拖沓。

三次Quill亲吻Scott,一次相反。

[一] 星爵的场合 One

Peter是很不愿意回地球的——不想面对改变,过去的亲人,母亲的死,这些都压得人喘不过气。

不过,这个单子的雇佣金很诱人——相当于好几千个「小金人」电池,虽然卡魔拉不在以至于团队力量有一定的缺失,但是这样的悬赏金额总是让人不想错过。

而最大的一道坎就是回地球去。

物质上的东西怎么可能击败我坚守了十几年的情感!不回,坚决不回地球!

Peter这样想着,从船舱出来,踏上了在地球陆地上行走的第一步。

…………

“喔,坏家伙,我想你得冷静一点,否则蚁人会在你的眼睛上来一拳——”Scott一个缩小,飞身跃上丑东西的头顶,“你听说过蚁人吗?”

“RUAAAA!!”

“好吧,听起来你没听说过。”Scott自顾自地应了一声,躲避着怪物先生因为生气而从头皮毛孔里涌出来的绿色粘液。

“我想你没和漂亮姑娘约过会,坏脾气和坏脾气带来的症状都让你不受她们喜欢对吗——喔,不过,或许你们有一大群同种族的姑娘?”Scott边跑边说,再从怪物的额头跳到空中,一个反身。

然后他用尽全力——就像Hope说过的——全身的力量集中在一个百分之一寸的拳头上会让他像个子弹——给独眼怪的大眼睛来了一拳头。

“RUAAAAAA!!!”

这个丑家伙挣扎了一会儿倒在了地上,而蚂蚁先生也终于能够收工。

“唔呃,现在的状况闻起来,估计不回家洗个澡,小公主都不会愿意见我。”

…………

于是,原本不必要的对峙出现了。

“嘿,听着,不管你是蚂蚁人也好,苍蝇人也罢,就算你是死亡蠕虫人,你也得把Mucus先生交给我们。”

“如果你指的是那个丑家伙——他居然还有名字!说实话这个名字和他本人非常契合——抱歉,星爵先生,我不会把这玩意给你。”

“你留着他能干什么?”

“科研,这估计是生物界的福音。”Scott扬了扬眉毛,理所当然的语气。

“…………”星爵还从未有过这样说不过别人的挫败感,“听着,他是一个外太空大佬的儿子——如果我们现在把它带回去,那么我们拿钱,地球平安,反之可就没什么好事了。”

“Quill,和他废什么话!咱们找个机会抢过来不就好了。”

Scott本想来句「老兄你脑子没问题吧」但是这只会说话的浣熊着实让Scott的大脑一阵风暴。

他开始思考可能性,目光向下抿紧嘴唇,过了一会儿才抬头。

“我会考虑你的提议。”

“那么你请考虑,我们会自己采取措施。”

“请便,我不认为你们的措施有威胁性。”

“还有,你的随身听可是老古董了。”

“……。”

…………

本想快点把独眼粘液往飞船后舱一塞就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星爵先生,突然有那么点儿想要在这里蹲得久一点了——遇见了一个有意思的家伙。

“我今晚先潜进去看看,你们仨守着飞船,盯紧了,有外星生命靠近就联系我。”

Peter对Rocket交代着,然后翻找出一些吃的填肚子——夜晚还有大量消耗呢。

他将枪放置在腰侧,等到夜深才一个人出舱。

地球的街道变化很大,但夜深了同样空旷安静,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一点整,除了醉鬼很难碰见其他人。

Peter顺着导航找到了Pym的实验室,Scott此时正一个人捣鼓着什么器械,嘴上叼着一只螺丝刀,非常投入。

Peter从窗口翻进来,落地很轻,他很快注意到Mucus正在Scott身侧的大玻璃箱子里待着。

Peter缓缓摸过去,Scott并没有注意到宇宙第一飞贼。Peter盯着似乎睡着了的Mucus思考起对策来,而与此同时Mucus先生突然睁开了单眼。

星爵先生一怔,迅速将自己藏起来。视觉还未恢复的Mucus是一生中第一次被这样对待,心智还不成熟的、大佬家里养尊处优的大公子就这么失控了。

“!?”

Scott的装备放得有些远,他没有时间过去拿甚至换上,而此时此刻随着隔音玻璃里闷闷的一声「Rua」,Mucus击碎了玻璃冲了出来,尽管失去了视觉但它似乎仍然知道Scott的位置。

Scott避之不及,被撞到墙面上,他吃痛地哼了一声,正在试图挣扎起来的时候被人拉到了一旁。

又是这张脸。

Scott正开口要说些什么就被堵上了嘴,是嘴对嘴的那种堵上——或者说,星爵先生正在亲他。并且捏住了他的鼻子。

微妙的感觉在Scott身上突然涌动起来,他睁大眼睛,并挣扎着想推开Peter圈住他的半边臂膀,无奈肩脊上的疼痛让自己使不上劲来。

「Rua先生」到处冲撞了一阵就撞出了门去。

Peter这才放开Scott——因肩脊受伤而缓慢扭动调整姿势的身体,因为空气的供应不足或是害羞而红透了的耳根,因为大口呼吸而起伏的胸膛——如果不是Scott还穿着衣服,Peter甚至有一种在打♂炮的错觉。

想到这里Peter摇了摇头,然后迅速翻出对讲机。

“Rocket,情况有变,Mucus失控了,你们现在过来,咱们收了它,位置发送给你了。”

“收到。”

“嘿,别告诉我这就是你们的措施?”

“当然不——不过你怎么不先感谢一下我的搭救之恩?”

“哈?”

“Mucus失控了,他今晚好像看不见?不过就算这样,他闻得到呼吸,所以刚才——来不及解释。”

“呃,谢谢?事实上……我给他的眼睛来了子弹般的一拳。”

“……???那家伙是个银河系级大佬的儿子,你居然给他的眼睛来了一拳???天,但愿我们不会被他爹撕碎……”

“我很抱歉,星爵,如果有什么能帮得上的地方,我很乐意帮你一把,算是还个人情?”

“那你再亲我一下?事实上我还是第一次和地球人接吻。”Peter自顾自地说着,笑容根本收不住,直到他注意到Scott的表情,“Easy,little tiger——只是玩笑,还有,叫我Peter就好了。”

“Scott。”蚁人先生朝他点点头。

“好的——喔喔喔,不太好,那家伙要冲上街道了,我先去收拾它——你再靠会儿吧,刚才那下可不轻,Scotty?”

“还有,Scotty,没人教过你接吻的时候不应该把眼睛睁得那么大吗?”

“……。”

——TBC——

脑洞一开吧,就不好关了。

看的愉快!ooc致歉!

没有检查所以如果有手癌也很抱歉!

上课摸鱼日常。
我为什么不会画画.jpg
刷了一下身高差梗233

[Peter/Scott]日常瞎甜。ooc慎。

「呃,这是挺古早的东西了,只能存三百首歌吧?」

Scott看了看星爵大人最宝贝的东西,犹豫了半秒这样反问。

「……只能?」Peter明显是吞咽了一下口水,「别告诉我你有什么玩意可以存上一千首歌……!?」

看起来我们的星爵大人抓重点的水平还不错,Scott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答非所问地接过话来。

「哈!?在此之前,我还以为宇宙里的其他文明科技水平会高出天际……」

说到这里Scott顿了顿,他想起那架飞船,那些子弹奇怪的枪,还有会说话的机械化过的“吃垃圾小熊猫”——Peter说那是个“吃垃圾小熊猫”,尽管Scott认为那是只浣熊——

「不过看起来倒也低不到哪里去……」

「事实上,他们压根儿不怎么听音乐!更别说跳舞了——所以我总是一个人跳,一个人。」

Peter加重后半句话的音,冲着Scott眨眨左眼,暗示什么似的。

Scott摆出一个夸张的惋惜表情,然后接过暗示。

「下一次Cassie要开party的时候你可以和小朋友们跳。」

星爵大人的身后仿佛有一条悻悻垂落的尾巴,他身上不脏,但是给人一种灰头土脸的落魄感,这让Scott有些憋不住。

「哈哈哈——开玩笑的,只要你想,我就可以和你跳舞。」

在地球外被多次拒绝的Peter仿佛受到会心一击,他的语气沉了下来。

「Scotty,Drax和我说,世界上有两种人,会跳舞的和不会跳舞的,他在一个热爱舞蹈的村落找到了他挚爱的,同样不会跳舞的人…」

Peter突然的正经让Scott有点儿不自在——Peter正看着Scott的双眼,难得的十分认真。

「而现在,我终于在一大群不爱跳舞的人里找到了最合适我的那一个。」

「哇哦,那可真是…………好,好极了,伙计,我们,我们可以先选选曲目?Humm……」

Scott感到耳后一阵发热,他有些难以掩盖此刻的紧张,伸手抓了抓侧颈,然后兀自转向电脑打开音乐播放器。

鼠标声刚落,星爵大人的声音又传来。

「Scott——」

缓解气氛为目的,蚂蚁先生打开了星爵大人歌单里的第一首,然后才回头。

音乐响起,Scott疑问意味的鼻音也被闷闷地堵住了——

「Hey-Eh♪」

Peter捞过Scott的后颈,亲吻也贴至Scott的唇间,Scott在他的臂弯里愣了半秒,然后开始回吻。

「What's the matter with ur head yeah♪」

他们分开,又将额头抵在一起,Peter有些忍不住,用鼻尖轻轻蹭蹭Scott的,又自觉有点傻,两个人几乎是同时笑了出来。

「What's the matter with ur mind and ur sign♪」

………………

……

——————End——————

手痒瞎写。

文中曲目是银护1的开场曲,好听极了,而且歌词蜜汁契合文中的场景,太久不写这两个人可能ooc先致歉。

暑假学剪视频学画画然后要做高产渣渣!

忙高考的时候开了脑洞真是太痛苦,五月五号到现在都没办法好好学习。

看官看的愉快,我睡啦zzZZ

[Peter/Scott][星蚁]Sugar to me[4]

Chapter.4


 
  开锁的声音听起来像个老手,当Peter进门的时候,Scott正趴在一个粉色的糖果后面,安安静静地注视着他,并在心里由衷地赞赏这位「同行」的「职业素养」。

  ——门被轻轻的掩上了,似乎是方便逃走,Peter没有让门落锁,留了缝,也留了后路。


  屋子里静悄悄的,灯也没有开,Peter轻手轻脚地往里探了几步,双眼便迅速地适应了黑暗,他不禁因此在心底夸了自己几句。
  

  不过职业素养显然不是白搭的,这个地方气氛可不太对。Peter环顾了一圈,心跳声似乎被放大了似的,在耳边作响。他有些烦躁地蹙起眉毛,然后视线定在了茶几的玻璃下,一些乱糟糟的东西上摆着一个足够让Peter的心情明亮的东西。
  

  磁带盒。
  

  我的小家伙,你在这儿呢。
  

  Scott注意到了尾巴先生的目光和靠近,有些紧张,但是黑过Vistacorp公司的人可不会因此乱了阵脚。Scott放缓了呼吸,安静地等待情况发展。
  

  见到了磁带盒的Peter仿佛又回到了他的童年时代,坐到沙发上伸手拿出来,又十分不把自己当外人地抓了颗糖豆,轻轻挤开糖纸将糖球往嘴里塞。
  

  Scott面前的「大型」遮挡物就这么被攻破了,他只能保持着自己的动作不动弹以攻敌人一个出其不意。
 

  难得十分有草莓味的草莓味糖果,甜味刚好,不腻不淡。多年没有吃糖的星爵大人左右看了看悄悄捉起一把就塞进了口袋,正欲起身,觉得不够,又将魔爪伸向果盘。

  
  Scott一咬牙——这伙计私闯民宅就算了,怎么还偷小姑娘的东西——趁着Peter不注意立刻一蹬腿就跃起来,然后变大打算扑捕糖果小偷。

  
  Peter的警觉性同样不差,他迅速一侧身只有一只手腕被捉住,变回正常体型的Scott摔在沙发上。

 
  「Catch you!」

  
  ——尽管落地不能打上满分,Scott还是不打算输了气势,经过头盔的过滤,声音也科幻了那么点儿,Scott还算满意,握紧了手里的手腕。

  
  「Whoa!瞧瞧,我可不管你是个什么,不过你不会真看上我了吧?第一次见面就给我宽衣解带,再次见面就拽着手腕不放我走了——这样热情的追求方式,会吓到目标的——不过,你很有勇气和眼光,我很欣赏。」
  「……Huh?」


  星爵大人非常自信地朝着Scott扬起眉毛,满脸笑意地吐出一串单词,在语言转折处还刻意做了个苦恼的表情,然后趁着Scott懵神的两秒钟,快速甩手一反臂挣开了小警察的束缚。然后翻身跳到沙发的后面,左手覆上左脸,头盔自然拼装起来。
  

  Scott当然不服气,翻过沙发再次去捉他的手腕。与此同时早有准备的Peter猛一侧身,从侧腰拿出一个Scott没见过的东西,手指搭在似乎是扳机的部分上。

  
  Scott扑了个空,Peter竖起食指和中指放在额头边一晃算是告别,一扣扳机,手中的器具喷射出一股气体,利用反作用力迅速将他送到了房门口逃离了Scott的逮捕范围。
  

  「See ya.Sweetie——谢谢你的糖果。」

  
  Peter在头盔下对着不服气的家伙做了个wink,想到他应该看不见又兀自撇了撇嘴才迅速离开。
  

  

        —TBC—

 

因为最近被鱼干和Kanist表达喜欢了,很开心,所以抓着动力来更这个八百年大坑。

文风变了些,可能有点儿不好吃了,还是希望大家食用还能愉快。

这次更新字数不多,灵感是有的但是一章没办法说完,高三忙起来啦,粮可能会停更。还是希望大家能在坑里多抱抱团。

就这样♡

[Peter/Scott][星蚁]亲吻十六题[5]

仍然提前梗了。


事后吻。


「Scotty…」


黑暗的房间,凌乱的床单,汗水浸上的身体,以及散落一地的衣物。


Peter正仰躺在Scott的身旁,运动过后的微疲让他不太想起来洗澡,他恢复了一小会儿精神,并注意到Scott的呼吸声已经变得非常平稳。


Peter转过头来,可以清楚地看见Scott缓慢起伏着的胸口,非常安静,就好像是星际监狱里劳累一天之后……不,不能这么形容,Scott可没有那么难听的鼾声和难闻的体味。


这一时半会儿的词穷让星爵大人有点儿困扰地抓了抓头发,不过他知道他很美好。


看起来安睡的Scotty并没有要回应Peter的意思,Peter侧过身看着他。Scott动了动嘴唇,他似乎已经沉浸在梦里了。


无法分辨这个动作发的音节是Peter还是Peanut,不过对于星爵来说,这没什么值得多想的,就算有,也就带着私心权当他说的是Peter好了。


难得褪去一身痞气的Star Price——我是说Star Lord,温柔地亲了亲Ant先生的额角,幅度很小,似乎担心打扰了他的美梦。


「Night Scotty...sweet dream.」


「With me.」



——End——



证明自己回坑了,之前说要写上海卷星蚁,让我这两天磨一磨吧……

不知道最后有没有语法错误orz。